而海洋垃圾中又以塑料居多,积极营造低碳化的家产进步系统和经济法律手艺服务体系

中日可在海洋垃圾治理等领域创造新的合作契合点
海洋垃圾治理是全球海洋治理的重要内容,而海洋垃圾中又以塑料居多,海面漂浮垃圾主要为塑料袋、漂浮木块、浮标和塑料瓶等,而统计结果表明,塑料类垃圾数量最多,占41%,其次为聚苯乙烯塑料泡沫类和木制品类垃圾;海滩垃圾主要为塑料袋、聚苯乙烯塑料泡沫快餐盒等,而其中塑料类垃圾最多,占66%;海底垃圾主要为玻璃瓶、塑料袋、饮料罐和渔网等,其中塑料类垃圾的数量最大,占41%。这些数据说明了一点,所谓海洋垃圾,其实主要就是塑料垃圾。塑料进入海洋生态系统,如果不加以治理,长期下去,受损的终将是人类。
中日作为同处于太平洋地区的海洋国家,都面临着日趋严峻的海洋垃圾问题,治理海洋垃圾问题,不是一国单独能解决得了的,需要中日两国携手合作,并联合亚太地区其他国家共商海洋垃圾治理之策。
令人可喜的是,近年来,中日已就海洋垃圾治理问题举行了有关研讨会。2019年2月27日,由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主办,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与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协办的中日海洋塑料污染应对座谈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中日两国政府、塑料相关行业协会和企业的代表对海洋塑料垃圾污染应对进行了讨论。双方决定在技术、标准、产业发展及社会宣传方面,进一步加强交流与合作,共同推动海洋塑料垃圾污染问题的解决。
治理海洋垃圾的治本措施在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塑料流入海洋。对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垃圾进入海洋,日本已经有了一些好的经验与做法。日本从上世纪90年代起向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内的企业印发防止树脂颗粒泄漏教程,介绍基本防治方法,并通过官方网站向全社会公开。目前,日本塑料企业在生产环节控制上较为完善,企业执行较好。在海洋塑料污染防治方面,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进一步修改教程,并向社会推广。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组织日本企业,开展解决海洋塑料问题宣言活动,促成企业开发不易变为海洋垃圾的材料,讨论创新型的销售方法,并通过组织各种活动,向员工和社会宣传环保理念,促使企业和团体自主减少和防止海洋垃圾。日本塑料回收率已达到86%,垃圾分类措施相对完善,社会参与度较高,为塑料行业开展污染防治打下了良好基础。
节能环保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业,但节能环保能真正完全付诸实践并完全融入普通民众生活,又是一件耗资与耗时巨大的长期活动。日本在节能、开发新能源与环境保护(包括海洋环境治理)等领域起步较早,已经积累了卓有成效的经验并掌握了先进的技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积极借鉴、吸收和引进日本的良好经验与先进技术,可以加速提升改进中国在节能环保领域技术创新的速度与质量,从而使我国成为节能环保先进强国。不仅如此,如能从节能环保领域切入,深挖合作潜力,拓展合作空间,节能环保亦可成为中日深化合作的又一座桥梁。
海洋垃圾治理是全球海洋治理的重要内容,而海洋垃圾中又以塑料居多,海面漂浮垃圾主要为塑料袋、漂浮木块、浮标和塑料瓶等,而统计结果表明,塑料类垃圾数量最多,占41%,其次为聚苯乙烯塑料泡沫类和木制品类垃圾;海滩垃圾主要为塑料袋、聚苯乙烯塑料泡沫快餐盒等,而其中塑料类垃圾最多,占66%;海底垃圾主要为玻璃瓶、塑料袋、饮料罐和渔网等,其中塑料类垃圾的数量最大,占41%。这些数据说明了一点,所谓海洋垃圾,其实主要就是塑料垃圾。塑料进入海洋生态系统,如果不加以治理,长期下去,受损的终将是人类。
中日作为同处于太平洋地区的海洋国家,都面临着日趋严峻的海洋垃圾问题,治理海洋垃圾问题,不是一国单独能解决得了的,需要中日两国携手合作,并联合亚太地区其他国家共商海洋垃圾治理之策。
令人可喜的是,近年来,中日已就海洋垃圾治理问题举行了有关研讨会。2019年2月27日,由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主办,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与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协办的中日海洋塑料污染应对座谈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中日两国政府、塑料相关行业协会和企业的代表对海洋塑料垃圾污染应对进行了讨论。双方决定在技术、标准、产业发展及社会宣传方面,进一步加强交流与合作,共同推动海洋塑料垃圾污染问题的解决。
治理海洋垃圾的治本措施在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塑料流入海洋。对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垃圾进入海洋,日本已经有了一些好的经验与做法。日本从上世纪90年代起向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内的企业印发防止树脂颗粒泄漏教程,介绍基本防治方法,并通过官方网站向全社会公开。目前,日本塑料企业在生产环节控制上较为完善,企业执行较好。在海洋塑料污染防治方面,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进一步修改教程,并向社会推广。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组织日本企业,开展解决海洋塑料问题宣言活动,促成企业开发不易变为海洋垃圾的材料,讨论创新型的销售方法,并通过组织各种活动,向员工和社会宣传环保理念,促使企业和团体自主减少和防止海洋垃圾。日本塑料回收率已达到86%,垃圾分类措施相对完善,社会参与度较高,为塑料行业开展污染防治打下了良好基础。
节能环保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业,但节能环保能真正完全付诸实践并完全融入普通民众生活,又是一件耗资与耗时巨大的长期活动。日本在节能、开发新能源与环境保护(包括海洋环境治理)等领域起步较早,已经积累了卓有成效的经验并掌握了先进的技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积极借鉴、吸收和引进日本的良好经验与先进技术,可以加速提升改进中国在节能环保领域技术创新的速度与质量,从而使我国成为节能环保先进强国。不仅如此,如能从节能环保领域切入,深挖合作潜力,拓展合作空间,节能环保亦可成为中日深化合作的又一座桥梁。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 庞中鹏)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生态文明建设功在当代、利在千秋。要牢固树立社会主义生态文明观,推动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现代化建设新格局。省委十一届五次全会指出,要把建设“资源型经济转型发展示范区”作为我省发展的三大目标定位之一。这些科学论断启迪我们,贯彻落实低碳经济发展理念,就要以社会整体视阈审视山西低碳经济发展,把发展低碳经济纳入完整、和谐、稳定、平衡和可持续的社会发展系统,切实整合各种自然资源和生产要素,充分发挥政府企业群众的联动效应,努力形成低碳经济发展的强大合力。  两大优势:挖掘山西低碳经济发展新动能  山西矿产资源十分丰富,尤其是煤炭储量在全国名列前茅,有着“煤炭大省”的美誉。为此,我们要在实现煤炭产业集约安全环保发展的基础上,着力提升煤化工、炼焦、钢铁、水泥、电力等传统产业的效益,着力增强装备制造、旅游服务、会展物流、特色农产品等产业的竞争实力,着力培育节能高效、废物利用、医药生产、休闲养生、功能农业、信息科技、新能源开发、机器人应用等新兴战略产业,全方位打造面向价值链高端的绿色产业体系,强力推进低碳经济发展。  合理利用山西低碳资源开发潜力。丰富的煤层气资源和深厚的文旅资源,不仅赋予山西推进低碳经济发展的先天优势,而且支撑着山西实现产业转型与环境保护的双重目标。占全国1/3的煤层气储量、丰富的煤层气工业化开采经验、城市化和现代化发展带来的能源需求,为开发利用煤层气资源提供了良好的能源储备、方法指导与市场需求,我们要合理利用煤层气资源,向同类战略性新兴产业要低碳经济发展的动能;“五千年文明看山西”,壶口瀑布、介子推故里、云冈石窟、晋祠、五台山、应县木塔等赋予山西丰富的文化旅游资源,我们要充分利用山西自然资源、历史文物古迹资源,大力推进文化旅游信息会展行业融合发展,打造文旅结合、线上线下共同发力的产业链条。  准确把握山西低碳发展现实需求。山西作为“煤炭大省”的资源禀赋,使得经济发展选择资源的空间较窄,传统能源储备量减少、绿色环境需求增长、能源利用需求增多,倒逼山西必须寻找替代性的低碳能源。为此,我们要广泛借鉴、积极引进能源开采技术开发利用煤层气等低碳资源,创新利用煤炭等传统资源及其废弃物,实现煤炭资源化、产业化利用。山西重化工企业数量众多、分布集中、排污严重,多分布在电力、水泥、钢铁和化工产业,集群发展明显,排污量巨大,减排需求迫切,必须采取大规模集中捕集、封存、再利用排放物的技术,实现排放物循环利用和废弃物产业化发展。  三大体系:构建山西低碳经济发展新格局  当前,多项利好政策助力绿色发展,山西要把握机遇,大力推进低碳经济发展。资源型地区转型发展示范区的政策红利、山西转型综合改革示范区的成立、《山西省应对气候变化规划2013年~2020年》的深入实施、山西农谷功能农业示范区的成立、省政府对技术和人才等要素的斥资引进,为产业结构调整指明了方向、集聚了要素。为此,我们要加快完善低碳经济发展政策体系,积极构建低碳化的产业发展体系和金融法律技术服务体系,努力开创山西低碳经济发展新局面。  完善低碳政策引导体系。要整体谋划区域市镇发展格局,结合农业产业化、地区转型发展政策,因地制宜发展特色小镇,打造低碳城镇、智慧城市;出台支持低碳发展的财政政策,制定差别化的税收政策,税负加减依低碳程度而定;制定低碳能源开发政策,利用“领跑者制定行业规范”的规则,推行可再生能源开发、新能源技术研发和节能环保政策;施行低碳能源利用政策,颁布低碳交通出行条例,联合比亚迪山西分公司进一步普及清洁能源公共汽车、规范共享交通出行方式。  构建低碳产业发展体系。要开展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强区域试点与大范围应用相结合工作,推广农户+合作社+市场、种植+中央制作+销售、科研+实践+市场、互联网+农业+物流模式,实现农业土地利用、农产品研发、加工、出售、配送科学化、市场化、低碳化发展;推进第二产业低碳化发展,以煤层气开发为主攻方向,推进清洁能源产业化;以机器人、电子信息技术为应用方向,强化低碳装备制造业对山西煤炭化工、轻工建材、铸造业、建筑业、加工业等制造行业的技术改造和效益提升;大力发展服务业,推进社群经济、共享经济在服务业的应用,以电子信息、自动设备服务文化服务业为方向,推进二、三产业融合,创新产业发展路径。  发展低碳产业服务体系。要建设高效集中的政务体系,提供低碳项目咨询审批服务、纳税服务和市政交通服务;完善法律金融服务体系,创设低碳经济基本法,借鉴他国经验依产品类别分设低碳法律条文,增强低碳立法的可操作性;构建普惠金融、互联网金融及传统金融服务,共同服务低碳经济发展的政策体系;设立低碳基金,支持低碳行动,储备污染治理资金;开设减排信用登记,将排污系数纳入征信体系,抑制碳排放;完善低碳技术服务体系,协同高校、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产业技术创新联盟,加强行业内基础科技成果的研发;成立专门的低碳技术风投机构,为低碳技术研发应用提供技术指导、资金支持;设立低碳技术推广体系,扩大低碳技术应用范围。

10月26日,山东省节能环保产业发展联盟成立。省政府节能办主任刘绪聪出席会议并为联盟揭牌。省经信委、省政府节能办有关处室负责人,各市经信委分管主任、节能办主任,部分联盟会员单位负责人,联盟专家委员会专家,技术支撑单位负责人,联盟基金单位负责人等300余人参加会议。山东省节能环保产业发展联盟是在省经信委、省政府节能办指导下,由行业龙头企业牵头,全省节能环保骨干企业积极参与成立的产业发展合作交流平台,联盟成员单位有400余家,成员涵盖高效节能、先进环保、资源循环利用、新能源新材料、新能源汽车等领域企业和研究院(所)、技术中心、能源监测机构、节能认证机构、节能服务公司、行业协会等单位。会议审议通过了联盟《章程》;选举产生了联盟理事长、秘书长,山东国舜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吕和武当选为首届理事长;组建了有260名专家参加的联盟专家委员会;设立了10亿元的产业发展基金。山东省节能环保产业发展联盟的成立将进一步深化山东省节能环保领域产学研合作,推动企业间的资源共享、互利共赢,加快培育节能环保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形成绿色循环低碳发展新模式,促进节能环保产业聚集发展、抱团发展、创新发展,增强全省节能环保产业核心竞争力和综合实力。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