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绿色建材、发展绿色建筑,煤炭清洁高效利用

具体目标:到2020年,城镇新建建筑能效水平比2015年提升20%,部分地区及建筑门窗等关键部位建筑节能标准达到或接近国际现阶段先进水平。城镇新建建筑中绿色建筑面积比重超过50%,绿色建材应用比重超过40%。完成既有居住建筑节能改造面积5亿平方米以上,公共建筑节能改造1亿平方米,全国城镇既有居住建筑中节能建筑所占比例超过60%。城镇可再生能源替代民用建筑常规能源消耗比重超过6%。经济发达地区及重点发展区域农村建筑节能取得突破,采用节能措施比例超过10%。近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发布《建筑节能与绿色建筑发展“十三五”规划》(下称《规划》),旨在建设节能低碳、绿色生态、集约高效的建筑用能体系,推动住房城乡建设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刚刚结束的2017年两会聚焦绿色建筑,不少人大代表对其发展提出了建议。同时,各地方纷纷出台绿色建筑发展目标,绿色建筑再迎发展新高潮。绿色建筑总体发展目标明确《规划》提出,“十三五”时期,建筑节能与绿色建筑发展的总体目标是:建筑节能标准加快提升,城镇新建建筑中绿色建筑推广比例大幅提高,既有建筑节能改造有序推进,可再生能源建筑应用规模逐步扩大,农村建筑节能实现新突破,使我国建筑总体能耗强度持续下降,建筑能源消费结构逐步改善,建筑领域绿色发展水平明显提高。近几年,在国家相关政策的引导下,我国绿色建筑发展步伐不断加快。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9月,全国绿色建筑标识项目累计达到4515个,累计建筑面积52317万平方米。但目前绿色建筑推广面临一些难题,如增量成本的制约。绿色建筑使用了隔热性能好的门窗材料等新技术、新材料,从建筑的全生命周期看,绿色建筑投入产出比明显高于传统建筑,在其后期使用过程中,节水、节电、节能等方面体现出较大的优势,5—7年便能收回在建设环节增加的成本。因为在建造环节的当期投入增加,房地产开发商考虑到成本的问题,往往不愿增加投入,甚至一些开发商还会为了节约成本以次充好。此政策的颁布给绿色建筑发展提出了新的目标,对于如何推进绿色建筑发展,全国人大代表侯淅珉认为,公共建筑当为绿色建筑表率。他建议,各地公共建筑应当作为绿色建筑推广表率,率先采用装配式建造,进而带动民用建筑等方面全面推广绿色建筑。同时,严格督促大型公共建筑、保障性安居工程以及政府投资的公共建筑执行绿色建筑标准,严肃查处绿色建筑强制实施范围内未按绿色建筑标准设计建造的项目,引导房地产项目按绿色建筑标准设计建造,发挥项目示范效应,建设一批高质量绿色建筑。装配式建筑掀热潮《规划》提出,大力发展装配式建筑,加快建设装配式建筑生产基地,培育设计、生产、施工一体化龙头企业;完善装配式建筑相关政策、标准及技术体系。积极发展钢结构、现代木结构等建筑结构体系。发展装配式建筑是建筑业推进供给侧改革的方法之一,“三去一降一补”中,装配式建筑承担生态文明补短板和钢铁、水泥行业去库存的重任,装配式建筑势必将成为积极财政政策的重要着力点。近几年,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促进装配式建筑发展的政策和措施,装配式建筑逐渐起步,但整体发展缓慢。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新开工装配式建筑面积不足全部新开工建筑面积的3%。目前,国内装配式建筑产业发展还面临多重障碍,包括成本高企、政策不明确、消费者接受度低、模式不清晰等。当前政策强推或能进一步缩小装配式建筑的成本,未来既能整合上下游资源,又能合理规避“骗补”政策风险的模式将脱颖而出。去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提出,力争用10年左右的时间,使装配式建筑占全国新建建筑的比例达到30%。9月底,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大力发展装配式建筑的指导意见》,这标志着装配式建筑发展将成为推进建筑行业转型升级的重要国策。随后,各地方也纷纷出台政策,制定装配式建筑具体发展目标。相关机构进行测算,以上述目标进行保守估计,装配式建筑复合增长率至少达27%。估算到2020年,行业总营收3400亿元,总毛利润800亿元;2026年,行业总营收1.3万亿元,总毛利润3000亿元。不少业内人士也对装配式建筑发展提出了建议,其中提到,完善装配式建筑标准规范需要推广成熟技术体系,加快推进EPC工程总承包才能发挥装配式建造的综合优势等。绿色建材迎发展良机《规划》提出,完善绿色建材评价体系建设,有步骤、有计划推进绿色建材评价标识工作。建立绿色建材产品质量追溯系统,动态发布绿色建材产品目录,营造良好市场环境。开展绿色建材产业化示范,在政府投资建设的项目中优先使用绿色建材。当前,推广绿色建材、发展绿色建筑,成为建材工业转型升级的必由之路。但目前发展循环经济、推广绿色建材发展,还面临着一些问题。一是应用范围小,比例低,据初步估算,目前绿色建材仅占建筑业用材料的10%左右,产业规模仅为3500亿元左右;二是标准不完善,现有产品标准体系多数没有统筹考虑绿色要素指标;三是新型建材产品投入大,企业资金有限,发展动力不足。发展绿色建材重在规范,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建材国际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彭寿大力支持推广绿色建材,他建议住建部出台绿色建材认定标准和认定制度,开展能效审计,编制绿色建材产品目录标准,以标准规范为抓手,对示范企业给予更大力度的资金支持,促进绿色建材发展和应用。同时,设立发展新型建材、循环经济的专项资金,对绿色建材企业和绿色建筑项目给予补贴,支持绿色建材技术和产品的示范与推广,支持重大绿色建筑项目的实施。明确强制实施绿色建筑标准的范围,比如,明确规定新建建筑中绿色建筑的占比,加大Low-E玻璃、薄膜太阳能电池、加能源5.0等绿色建材和绿色建筑的推广力度,实现绿色建材在全社会的广泛应用。此政策的颁布将影响相关行业和企业发展。有分析机构表示,得益于政策推广力度的持续加大以及创新模式下资金支持的逐渐到位,绿色建材、再生能源应用、门窗幕墙类、光伏建筑一体及绝热节能建材等相关领域企业将在未来五年实现较快发展。此外,《规划》还积极引导绿色施工。推广绿色物业管理模式。以建筑垃圾处理和再利用为重点,加强再生建材生产技术、工艺和装备的研发及推广应用,提高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比例等。

近段时间,山西临汾二氧化硫浓度“过千”爆表引发高度关注。9日,临汾市环保局官方网站针对公众关心的问题,给出了回应。10日,记者查询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空气质量实时发布平台,临汾二氧化硫的浓度已大幅下降,但在网络上,质疑之声仍未平息。质疑主要在两方面。一是政府信息发布迟缓。此事最早引起关注,并不是通过官方的信息平台发布,而是一名研究者在社交网络上曝光的。对市民健康如此重要的信息,当地环保部门却没有发布提醒,难免引人不满。二是对污染源给不出有说服力的结论。临汾环保局回应中称,居民燃用散煤占到了市区燃煤二氧化硫总排量的7成以上。这个结论,很多人表示“不信”,可由于现有的源解析还是2013年做的,并且不是针对二氧化硫,官方也拿不出有力依据回应质疑。其实,面对空气重污染,临汾并非毫无作为,采取了市区重点区域散煤整治、改造和关停焦化企业、纯电动公交全覆盖等措施。然而,信息公开的缺位与迟缓,让政府工作陷入被动。有足够的信息表明,这本该是一起可以避免的环境危机事件。作为一个北方典型资源型城市,临汾二氧化硫超标并不是突然爆发的。监测数据表明,2016年12月临汾市区二氧化硫浓度就已经超标了4.8倍。此前,环保部督查组和山西省大气污染防治工作领导组都曾给予提示和通报。如果当地能充分重视,把工作做到前面,做好应急预案,及时解疑释惑,提醒居民做好健康防护,即便污染一时难以化解,也不至于因为沉默失语而成为众矢之的。环境质量涉及公众切身利益,信息公开透明至关重要。很多时候,公众焦虑的不仅是污染本身,还担心有关方面应对能否及时、有效。从这个意义上说,政府部门要做环境问题的“第一知情人”,及时化解公众疑虑。

“减少煤炭使用是减排大气污染物的客观要求。”然而专家指出,我国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以煤为主的能源格局不会改变,煤炭消费在比例下降的同时还将保持较大的规模,故而,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潜力十足。“十三五”规划纲要发布后,“煤炭清洁高效利用”话题引起煤炭及相关行业广泛热议。纲要把“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列为100项国家重大工程项目之一,并用专门章节加以阐述,以深加工及转化利用为依托的清洁高效利用,将成为“十三五”期间煤炭行业发展的关键。较长时间内,煤炭作为我国主体能源的地位仍无法改变。当前情况下,散烧煤和没有清洁的煤是造成中国城市雾霾或者东部雾霾的主要原因。业内专家一致认为,当前,工业燃煤已成为导致国内众多区域雾霾天气的重要原因。但是,这不是煤炭本身的问题,而是煤炭的利用环节不够清洁。因此,“十三五”期间,采用新技术建设我国现代能源体系,实现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尽管国家对发展洁净煤技术态度非常明确,但目前洁净煤技术在推广过程中遇到许多困难。”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部分地区能源升级进度缓慢,而清洁能源带来的成本上升将导致企业间的成本差异,会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不利于营造相对公平竞争环境同时推动产业升级。可以说,国家的大力推广与地方执行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究其根源,煤炭市场鱼龙混杂,监管难度颇大,而尽管《新环保法》的规定由环保部门来牵头对环境进行监测管理,但对于这些煤炭企业来说,单凭环保部门的来管理,依旧有心无力。更多的是出于对现实的无奈妥协,许多地区型煤供应能力的建设还不足,如果加大力度取缔普通烟煤供应,社会的稳定无法保障,因此政府多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企业最关心的还是国家对率先使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项目的政策和财政支持。”有企业主表示,在各产业产能过剩的背景下,企业技改欲望下降,资金链相对脆弱,加大投入能源转型升级或改造压力巨大,“如果国家能够加大对采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项目的财政和政策支持,企业才能够更加有信心、及时行之有效地落实改造。”其实,清洁煤在环保主义者当中存在争议。一些人将其视为在维持或者提高世界70亿人可用的能源供应的同时减少排放的唯一方法。另一些人则认为,这会分流一些原本将投向更有希望的技术的资金,况且清洁煤技术迄今未能实现减排。从目前的能源结构来看,应该说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我们国家对于能源的消耗和依赖度仍然较高。也就是说如果还是使用过去那些相对比较落后的煤炭燃烧技术的话还会造成大的能源浪费,同时还会加剧污染,因此未来洁净煤技术提升的空间十足客观。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